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【壯麗70年征文】父親的回憶

編輯:袁平凡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6-20 10:40:03

○郭迪福

我在父親節那天,突然想起了去世已將近3年的父親,他與天下所有的父親一樣,對待子女的那種特有的情懷難以用語言來表達。

我和父親相處的時間除了幼年時期外,成年之后相處的時間很少,據我所知他一生中雖然小心謹慎,處事認真、為人正直低調,膽子最大的就是不怕困難,不過怕坐車是他最怕的事。

據我所知父親一輩子基本上沒有離開過家鄉,青年時代鬧革命徒步去過很多地方包括延安,這些都已無據可查。     

我的家鄉是一個極其平凡的山村——雙臺鄉茅塔寺村,在近代史中值得令人驕傲的是:誕生了辛亥革命元勛張振武,他曾與袁世凱斗智勇,終被其“鴻門宴”慘遭殺害,他曾經生他養他的山還山還是那座山,水還是那兒的水,幸存下來的舊居已經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,去年投入了許多財政資金加固修繕一新。近代也不乏各類人才從這個地方走向全國各地,在各自的崗位上施展才華,但是,由于多種因素的影響,他們對家鄉的貢獻相對很少。還有,那里雖然是湖北最大的金礦銀礦所在地,給社會帶來的財富價值連城,而當地人卻“視而不見”,許許多多的老鄉都無聲無息的守著一片凈土。

說實話我對父親的愧疚太多,參加工作近40年來一直沒有能力改變他的生產和生活條件,一生沒有過個一天的清閑的日子,他在84歲以前基本是“自食其力”,直到85歲患腦梗以后才真正“休息”。

記得父親85歲生日那年,我準備接他到縣城過生日,被父親一口回絕了,由于父親害怕坐車,他對我說:“我曾經發誓一輩子再也不坐車,因為暈車差點要了我的老命”。 

那是在20年前的一天,我老婆東拼西湊購了一套不足80平方米的二手房,搬家后老婆讓我把父親接來玩玩,父親知道自己暈車,起初,并不接受兒子和兒媳的邀請,后經我們軟磨硬纏他才勉強同意前往縣城,于是我喜出望外,準備好車輛,我和老婆都親自回老家接父親。

結果印證了他的預言:我們走走停停、停停走走,我們一路走、父親一路嘔吐;他一路嘔吐、我們又一路走。肚子里的食物吐盡了就吐清水,清水吐完了又吐出血絲,就這樣,雖然只有不足40公里的路程,卻整整走了3個多小時,因此還住了一個星期的醫院,從那以后父親誓言與車“決裂”,大有“見車生恨,談車色變”之感覺,從那以后,父親再也沒有坐過車,無論遠近他都以步代車,敬而遠之。 

直到3年前一天,經我苦心相勸,父親終于沒有抵擋住我的“誘惑”,他說:“我就把命再交給你一次吧”。

為應對父親暈車,我作好了幾套“預警方案”,最佳方案是把在縣城當醫生的同學請到一起隨車同行,可是,我用心良苦的預案,都宣告失敗,父親平生第一次不暈車。 

對于父親這次不暈車我大惑不解,我兒子他問:“爺爺,你是怎么回事?這次不僅不暈車,而且連一點暈車的跡象都沒有?是你的身體好,還是精神好?”,父親不假思索地說:“你說的都不對,是現在的公路修好了,從家門口上車就是水泥路,然后沿著鮑竹柏油路到縣城,路變平直了,路面變平坦了,坐在車上沒有一點顛簸感覺,就像坐在沙發上一樣,怎么可能暈車呢”,是的,父親一語道破了我心中的疑惑。 

是的,歷屆縣委、縣政府把交通事業建設大作為一項民生工程來抓,跑省進京,爭取項目和資金支持,近些年來,財政資金投入到公路建設上的數額呈幾何上升,全縣交通狀況明顯好轉,據有關部門統計,全縣公路通車總里程達了5000多公里,四通八達的公路網已經成為我縣最大的亮點之一。高速路、一級路實現了從無到有的飛越,谷竹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車,實現了縣域交通網對接國省高速公路網,使我縣豐富的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,正在建設中的十堰至重慶巫溪高速公路,是湖北規劃高速公路網“縱八”線的組成部分,不僅填補了鄂西北地區南北向高速公路空白,而且能夠有效增強區域路網的交通轉換能力,對打通鄂渝兩地省際大通道、加快秦巴山片區脫貧攻堅、促進區域旅游事業發展都將起著“橋梁作用”。(作者單位:竹山縣財政局)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
足彩进球彩过滤